西宁3

 

2009年6月29、30日,西宁again。

后来鹏鹏说我把他家乡给轮了。的确如此。不过我是被迫的。

成功找到疾控中心,打好疫苗后,我就突然感觉到了彻底的虚脱和沮丧。走回头路总是让我沮丧。

小司机师傅的姑姑就住在疾控中心旁边,他不由分说就把我们拉到他姐姐家里,吃午餐。其实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赶紧洗个澡然后晕过去睡3天3夜。可是,我连表示反对的力气也没有了,恍惚间就坐到了一张陌生人家中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碗热粥,看姐姐将一盘盘菜端上桌,两个小盆友在旁边吵闹。

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庭氛围了,吃着家乡口味的饭菜,有点想哭。我很想多说几句感激的话。然而吃好饭,离开之前付车钱时,终究只说了一句“谢谢,辛苦了”。由于头发脏乱,我一直没把帽子脱下来,帽檐拉得很低,别人应该无法看到我的眼睛。就这么一副阴郁装酷的模样。唉。

与西宁劫后重逢,却几乎没有一点想要继续认识这座城市的愿望。疾控中心比较偏僻,但旁边就有一家青旅,于是就近住下。

这家青旅叫雪域行者,设施一般,洗澡间地下一层,晚上去洗澡,需要摸黑穿过散发着霉味的走道,凭感觉找到并推开右手边一扇破败的木门,都点惊悚。不过旅社楼顶有个大天台能凉衣服,还有两只狗狗,一见人就狂吠,很可爱。另外,一楼小餐厅有不少有意思的杂志,临走的时候,用小刀将一页罗迪克的招贴割下来悄悄带走了。后来我发现,罗童鞋的twitter头像就是用的这张招贴图,看来我们俩的眼光还挺一致的,哈哈。

到西宁第二天就毫不费劲地买到了5号去拉萨的火车票,出人意料的顺利,但丝毫不出人意料的是,硬座票。

一想到要坐整整24小时,尾巴又开始隐隐作痛。

 
Highslide for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