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Another Day 四姑娘山三峰未完成

就像是两个人说好吃点清淡的,然后一去餐馆就争先恐后点了回锅肉。
9月的第三四周每天都过得眼花缭乱,迫切想好好休息几天,吃饱睡足,晒晒太阳,玩玩小车,思考下宇宙的奥义。然后,就去搞!了!雪!山!
而且这回不是看,是爬。

挨饿受冻,心惊胆战,裹一身泥,呕吐,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没在疼,毁容,好几次都以为没命写这篇游记了。
喵的,这是为了什么。。

爬雪山真不是开玩笑的。
不知道要是出发前看了这些这些、和这些,我还会不会去。事实是,由于暴风雪,情况比这些攻略上写的拍的还要困难。
我就是一个总是在回来之后才忙着去找攻略来看然后恍然大悟,的人!心脏不好嘛,就表先自己吓唬自己。。单纯地因为觉得难得三个好朋友能一起出游不可以吗!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运。

如果这次理性了没去,就还不会知道,啊,原来这就是爬雪山啊。

就不会经历前一秒种还在懊恼自己体力太差起得太迟天气糟糕既没登顶下撤又太慢搞到最后至少得在雪中走3小时无比痛苦的夜路下山实在失败连微博都不知道该怎么发,后一秒就眼睁睁看着坐旁边的同伴突然重心不稳后仰滚下悬崖。那一刻的惊恐和难受,能让人瞬间彻底同意:和好好活着比起来,一切都太渺小。平时那么些纠结是多么的可笑。

好吧,以后可能还会继续纠结。但是有一点无误,有的事情真的只有试过才会知道,哪些是自己死也做不到的,哪些是再折腾得狠一点可以完成的。

比如,1。我再也不会去爬雪山了。2。除非有了1双好鞋+1顶好帐篷+1根好登山杖+1件有帽子的冲锋衣+1双好手套+1个保温的好水壶+1个帮我背重物的男人+1整天的好天气。

没登顶的人没资格写攻略,GPS也忘带了,主要发点图图吧。。

一排4座姐妹雪山。和人类的四姑娘不一样,雪山界的小四(左一)是四姑娘山中最高的,海拔6250m,据说国内爬上去过的人还维持在个位数。左二就是这次要爬的三峰,高度第二,5355m,难度也仅次于幺妹。

没想到这居然是拍得最清楚的一张三峰他老人家。。。-<#

上山前把所有充电器、小板、钱包、钥匙、内衣……这些世俗的东西全部打包寄存掉的时候,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

从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开始爬。风景如画心情雀跃啊有木有,还想着搞点摄影创作有木有,河上还有桥可以过啊有木有。。

刚上山的时候,这样的坡都在嫌陡。下脚的时候精心挑选稍微硬一点的地方踩,偶尔走到比较软的泥里,爱猪还怪我带路不好。当时真是好幼稚。
检了一根很直很光滑的树枝当拐棍。想起了小时候那根宝贝打狗棒。
打狗棒保佑我。

到牛棚。今天的路程爬了一大半啦。天气稍微好了一点,本来感觉体力已经用光了,休息了一会,又精神了起来。
露出尖尖的这座雪山叫五色山。一路上一转头就能看到它。

回望马背梁。应该是马背梁吧。。。感觉爬了好几个很像的大坡,到很像的山梁上歇脚,然后继续爬大坡。
过了这个梁有两条路,一条横切,一条直上直下。上山的时候我们走的是横切,下山的时候这条路据说被大雪搞得非常滑,已经不能走人了,于是改走的直上直下又比较绕远的马道。

山上中国电信的信号最好。小郭的鞋好干净啊!

最后花了7小时到达大本营,海拔升到差不多4300米。然后搭帐篷吃饭睡觉。小小一顶帐篷里挤了3个人5个睡袋2个包,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帐篷上面积雪越来越多,我们很快就有窒息感了。
借着外面雪地的反光,我看了一下表,说6点了。大家都很开心,原来睡得这么沉,一觉到天亮。
原来,我看错表了。是12点半。。。。。。。。。。。。。。。。。。。。

然后情绪就失控了。我在睡袋的海洋中热得受不了,汗如雨下,就钻出来睡到睡袋上面,又冷得受不了,又钻一半进去,变成下半身热得受不了,上半身冷得受不了。
一会坐起来,一会躺下。一会打手电看向导他们的帐篷(只有这个可以看)。就这样折腾了一晚上,一分钟都没睡着。成功地把自己弄感冒了。

失眠的煎熬中终于到了早上,逃命一样钻出帐篷。积雪好深。我们可怜的小帐篷啊,已经被压成这样了!!!
后来问了下向导他们的帐篷怎么这么坚固,多少钱买的。答案是,打完折也要8000多块。好吧,顿时感觉没闷死在虹姐的便宜小帐篷里已经很幸运了。

还在下雪。据说神仙也上不去顶了。但总不能呆在大本营打雪仗吧。来都来了,还是试试。
在上第一个大坡的头几步,我就摔了两次。。。向导看不下去了,跑回去给我拿了一支冰镐。学习了一下,发现这东东真不错,样子也好看,考虑买一支放家里。
其实在雪上摔倒一点都不疼。

爬了两个很陡的上坡之后,基本上就是比较正常的上坡了。但其实也看不太远,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雪,什么都没有,三峰顶就更别想看到了。
爱猪和向导走到前面去了,虹姐高反了,和其他人在后面。我就一直很迷惘地往前走。每一步都觉得非常累。
在这种好像是另一个维度空间的地方,真没勇气停下来什么都不做。
周围也不是完全安静的,偶尔会冒出来一种咔嚓咔嚓的响声。想起来之前听人说有狼,心里有点发毛。后来发现,可能是山上积雪往下掉的声音。

走了快一个小时。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垭口还有多远。
终于看到前面有个移动的黑点。过了一会,他好像也看到我了,朝我挥手。我尽力喊,我走不动了。。。
黑点说,加油,我等着你。
我问,垭口在哪里。黑点说,你到我这里就看到了。
这句话真是有莫大的激励效果。
然后我用了将近半小时移动到他那里。。发现垭口其实一直在我的视野范围内,只是完全被雪覆盖了,所以很不明显。。。

黑点大哥一身专业装备。他说他的队友都去冲顶了,他高反,决定放弃。
他几乎只用了一眼就看出我的鞋子、包、裤子、手套全部很业余,对于我穿得像爬香山一样来爬雪山表示很诧异。我说我不玩户外,没爬过雪山,他更诧异,说第一次爬就爬三峰吗?

这个时候我很想元神出窍去做两件事。1。在下面那片宽广的雪地上画出╮(╯_╰)╭这个表情,然后对他说,我不知道你第几次爬雪山,但是至少这一座我们俩差不多。2。找到说三峰不难爬极力怂恿我们来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的虹姐,痛!扁!一!顿!

看了下垭口的坡非常陡,我自己去爬肯定会摔死。于是决定还是和黑点大哥聊会天算了。太冷了,一张近距离垭口的照片都没拍。

12点过了,我们开始下撤。一边走,一边等爬上垭口的爱猪和向导下来追上我们。三峰尖尖突然若隐若现了一下。
后来听说黑点大哥的队友们也冲顶失败。就差100米。
一般人需要7小时完成冲顶。这么算来,如果天气够好,再起得早一点,我也不是完全没希望的。。。

向导老杨堆了一个雪人。连雪人都有帽子。我没有帽子( TДT)

然后就是下山。这是我下山途中拍的唯二两张照片之一。

下山的路由以下几种世间最变态的路组成,全程下雪。
1。只有一脚宽的一侧是悬崖的横切路,落脚处是石头或者冰。
2。坡度超过60度的雪坡,雪下是松动的石头。
3。坡度超过80度的雪坡,雪下是草(我的最爱,可以坐着滑下去。。。。)
4。坡度超过60度的很长很长的马道,混合雪、泥、小石头,主要是泥。走角度比较大的之字形。
5。坡度超过45度,树林里的崎岖的窄路,落脚处是大石头间的很深的泥坑(泥坑比较不会滑),一脚下去,然后只有脚出来了,鞋还在泥里那种。夜路。

严格来说1最危险,滑一脚全尸可能都找不到。但其实综合生理心理折磨来看,1245很难分出那种更难走。

天黑之后还发生了同伴妹妹掉下悬崖的事情。万幸没有出人命。
然后被来接我们的人像牵马一样牵着在全是泥坑的马道上连跳带跑,感觉是一路滚下去的。
最后下山也用了差不多7小时,其中5小时夜路。

就一直想着“一定不能死在今天”。居然做到了。

这次完成小畅第二定律的是在柬埔寨买的手链。它替我留在了雪山上。

最后发一张无意中拍到的三峰。可以比较完整的看到峰顶、垭口、平台、大本营,以及这之间我们走过的路线。
发现这一路上真正危险的路段,和艰难的情况,都没有拍照片。保命要紧,精疲力尽。

虽然我第一次爬雪山,也知道雪山游记要以大餐照片结束。(重庆焦二娃串串,3个饿鬼敞开吃,结账时听到80块简直以为自己幻听)

美食是对活着最好的奖励。

10月20日更新的分割线 ——————————————————————————————

贴两张晒后照(*´艸`)
 

 
Highslide for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