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读书笔记

看的是台版,译者卢秋莹。全五星推荐。副标题也很喜欢,一次占卜当代中国的旅程。
总共557页,好久没看过这么厚的书了。但是看完一点都不艰难。何伟超级有趣。
外国人写中国,写中文,写中国人,很有趣,也似乎更透彻。很多地方,看完后或恍然大悟或深表同意,奇怪的是,自己从来没这么想过。

第89页
对一个中国人而言,到北韩比到两年前回归祖国的香港还容易。中国政府在丹东的法律马虎得不同寻常,他们相当确定过江的中国人都会回来。

第92页
“那一九四九年呢?”我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何伟太坏了啊。。

第113页
它被塞在一个小笼子里,眼睛注视前方,好像特意不跟人对看,就跟我过机场海关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第114页
过了一会儿,我的逻辑变得有点狗急跳墙:我告诉她鳄鱼很稀少,快有绝种危险,如果不喂它们,它们会死。艾蜜莉反驳说,这些鳄鱼短时间内不会饿死。我虽然不想承认,但她说的实在一点也没错。这些鳄鱼看起来快撑死了。

第149页
首都住了一年后,我对这座城市在日历上行走的韵律比较熟悉了。北京的时间是不稳定的:有时,一个星期像是永久。或为了迎接某个早晨,得花上几个月准备才行,比如说像是那个一九九九年的国庆日。有些日子,党要纪念它,有些日子,党想把它遗忘。有些日子,某些事情一定得发生,有些日子,则什么事也不要有。

第156页
我发现旁边有个意大利观光团。我简直是无望——他们个个衣着亮丽;但是,我还是把棒球帽拿下假装成欧洲人。

第158页
在深夜,我总会看到北京人出来遛狗,因为正式的养狗执照贵的离谱。这些通常是长得像老鼠的北京犬,牵着它们的主人看起来睡眼惺忪,但一旦看到警察马上醒了过来。他们是带着玩具狗散步的游击队员。

第161页
但老实说,我已经开始想念从前。在北京,让你多愁善感的事,往往不过发生在一年前。

第208页
发展的脚步如此急促,速度总是首要考虑,而大部分的新建筑教人完全无法辨识:快速设计好,盖得很便宜,马虎完工。看起来只是些临时建筑,就像一些奇怪的邻居,格格不入,也不可能待太久。

第209页
在北京的老市区,一听到低调的嗡嗡声,随着鸽子在空中忽低忽高地飞,你就知道那是个美丽的晴天。傍晚时,捡垃圾的吹着哨子,推着垃圾车经过胡同。哨声随着他的离去逐渐消失,通常那也是夕阳下山之时。夜晚很安静。菊儿胡同窗下的那一张书桌,就是我的绿洲。

第213页
为了采石砖,西便门于一九五二年被毁坏;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五五年之间,为了修建道路拆除了地安门;一九五六年,朝阳门因年久失修而坍塌;一九六五年,东直门因为建筑新铁路而被拆除;崇文门在一九六六年因为盖另一条新的铁路线而被拆除。

第214页
老北京变成一座徒然留下名字的城市:当居民穿梭在现代化的北京时,却被一个个想象中的地方召唤。

第272页
在跟他谈话的所有经验中,我可以感觉到,他个性的某些部分是完全隐藏起来的。他和那一代的很多中国人一样,尤其是那些经历过悲惨事件的人。他们的记忆藏在一个外壳下,随着时间而变硬。
但是偶尔,某种深层的东西会如光芒乍现。

第276页
“它是假的,”他说,笑了起来:“我的也是。你付多少钱?”
在中国,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只要有人那么问,你就知道自己被敲竹杠了。

第281页
“他们一定在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波拉特说:“要不然怎么会那样分道扬镳?”
而我们看起来也差不多是那样:两个男人,一个来自新疆,一个来自密苏里,穿着一模一样假的卡特彼勒牌子棉布衬衫,站在林肯纪念碑前讲着中文。

第361页
我早已知道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正常的人都睡了。

第368页
美国纽约人
每次在文件上盖章时,我都告诉自己说,那不具任何意义。我依旧是个骄傲的密苏里人,那个红色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第418页
在一个充满假的东西——假的名牌、劣质的重建的古代建筑、老房子上的新漆——的国家里,这个外景片场却再也真实不过。有时,它们存在的时间甚至比电影本身还长。

第432页
那种不同年代之间的联系,是虚拟考古学的另一种典型:年轻人在安阳,浏览着泥土;年老的流亡者在台北,读着传真来的绘图,想着那片被他抛弃多年的田野。

他的身体如此羸弱,相较之下,他那清明的记忆变得像商朝的甲骨一样,有如神谕。每次我们谈话,我得提醒自己这些不是普通的故事,他在追忆的是一段被政治和历史永远打断的生命。

第444页
那就是中国的历史:你记得的事加上你试着要遗忘的事。

第531页
当你看着那张一九二〇年代拍的大合照,看到那清式的礼服和西装,充满希望的年轻脸庞和以他们为傲诶父母,你不免疑惑,那段时间和那些才华都跑到哪儿去了。梦。

第536页
在中美之间穿梭旅行的感觉逐渐变得一样——旧有的界限和分野开始模糊起来。我刚住在中国时,感受最强烈的是那里的不同,但随着时间过去,那些不同变得越来越熟悉。美国人和中国人有一些相同的特质:他们都重实效而不拘形式,他们都有一种轻松的幽默感,两国的人民都趋于乐观,有时候甚至太过头。他们都勤奋工作——商业上会成功,会走向物质主义是很自然的。他们都非常爱国,但爱国主义是基于信念而非经验:比较之下,两国在国外住过的人不多,但这些人还是非常爱国。当他们真的出国,他们通常也不是很好的旅客——很快就开始抱怨,而且适应得很慢。他们问外国人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你觉得我们这儿怎样?中国和美国在地理上都是与外在隔绝,而两国的文化又是如此的强大,所以,两国的人都很难想象别人的观点是如何。
但这两个国家又各自扎实地团结在一起。他们有广大的领土、众多的少数族群和语言,不管是多严密的军事或政治力量都无法把它维持得这么久。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特定的思想把人们凝聚在一起。当汉人谈到文化和历史,让我联想到美国人谈到民主和自由。这些是两国人民基本的价值观,并且含有信仰的成分。如果你真的去调查——去看看甘肃的一个考古遗址,或者佛罗里达的某场选举,你会看到躺在表面下的不安定因素。两国都有些能言善道的强势人物,他们把不安定安抚下来,创造出关于自己的动听故事。
这也是为什么两个国家如此无法面对失败的原因之一。只要事情一有差错,人们就被这些混乱吓得手忙脚乱——几艘运载着鸦片的船只、几个带着小刀的人,都会变成很奇怪的冲击。对于一个习惯于控制和组织周遭世界的文化,那种事件的伤害是很深的。因此很自然地,当遇到最严重的危机时,美国人采取牺牲民主和自由,而中国人则转身跟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对抗。

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呢。没想到中美有这么多相似之处。

第541页
菜单和盗版片,历史和电影,语言和考古……都是相关的。不管过程看起啦有多么反复无常,文字创造出意义的本质是不变的。“真实是什么?”在我们一次北京的谈话中,高奕睿这么问:“就是大量的数据。”

第544页
可不可以寄中文字母给我,或者至少这三个字母……我需要一个C一个D和一个G谢谢。我女儿要这些字母她要把它们刺青在背上。
……
我的猫“冒烟”最近死了。我想把冒烟或者多烟的中文字放在它的骨灰盒里。你可以帮我吗。
……
高奕睿试着有耐性地回答——中文没有字母,是一套由几千个字组成的表意符号系统,但人们不接受这个答案,他们生气了:
你的网站烂透了!我要中文字母!现在就要!
……
他继续说:“这网站成立了快一年,后来,我曾看到有些中国人在网路上做类似的生意。但中国人无法只卖中国字,他们得把字放在杯子、笔、T恤,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上头。他们好像不能了解——人们要的不是杯子或T恤;他们只要他妈的那些字。就像你要卖字母B给蒙古人,对中国人而言,那是说不通的。”

原来他们只要他妈的那些字。。笑昏过去!
高奕睿的靠卖中文字月入2000美金的网站,不晓得是不是这个 http://www.chinese-symbols.com/
看到中国十二宫又笑昏过去!

第553页
但随着我在陈梦家的故事上花的时间越多,我对存活下来的人越感敬佩。那是个离途的年代——他们逃离战乱、避开灾难、躲掉政治动乱;他们得把西方的思想跟东方的传统做整合。大部分的人虽然失败了,但并没有失去他们的尊严;更重要的是,不经意之间,他们的理想主义火花延续了下来。我在艾蜜莉和威利这样的年轻人身上看到那股精神,不管他们身处的是一个如何过度实用主义的年代,他们仍然在乎对与错。
……
我可以了解,为什么赵老宁可打网球,也不愿只活在不好的回忆里。所有人都是如此——我从未见过一个存活者对那段过去有不同的反应。那个历史事件让我难以想象,好像来自一个不同的世界,但我完全理解每一个亲历者的反应:努力以个人的方式去复原,是人类的本能。

 
Highslide for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