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rush on The Martian

the-martian-book-cover

以下讲的是书——

1.
《火星救援》的好看度,属于罕见的“如果你看完觉得不好看,可以来打我,或者找我赔钱”级别。

虽然HHGG也是真爱,但是它的脑洞略诡异,笑点也比较冷,所以留给自己和同一星的人就好,并不会到处安利。
最近毛病不少,其中一样就是,安利《火星救援》病。看到人说电影好看,就忍不住去讲说,书更好看,还把豆瓣阅读的账号借给别人去看。为人突然变得这样热情,有点被自己吓到。。

2.
口头不正经+内在精确,这书的气质简直不能更对口味啊啊啊啊~~~毫无招架之力。
从SOL6到SOL549,到最后的任务日687,日志体的碎碎念就已经深得我心。在班车上看还好,有些是在餐馆边吃晚餐边看的,根本忍不住笑,被旁边的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看半天。

SOL6:
我可以给你唠唠航行过程中大伙之间的各种乐子,但我不太想说。我现在没这兴致。简单总结下来,在飞向火星的124天里,我们谁也没掐死谁。

SOL10:
我他妈可是植物学家,应该能想出办法来解决这两个问题。如果我想不出来,大约一年后,我就会成为快要饿死的植物学家。

SOL61只有一句:
潜水侠怎么能控制鲸鱼呢?它们是哺乳动物!一点也讲不通嘛!
(与此同时,地球上的NASA大佬们在忧心忡忡地讨论:Mark被困在那儿,整个人完全陷入孤独,认为我们已经放弃了他,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SOL61(2):
但它(笔记本电脑)立刻就死翘了。我还没走出气闸,屏幕就黑了。最后我想明白了,“LCD”里的“L”是“液体”的缩写。我估计它要么是冻结了,要么是汽化了。也许我可以发一帖客户反馈:“产品购买后带到火星使用,立即停止工作,必须0分。”

SOL197:
火星一直要换个法子整死我。
好吧……电死探路者的并不是火星。因此,我修正一下刚才的说法:
火星和我的愚蠢一直要换个法子整死我。
好了,别自怜了,我毕竟还没彻底完蛋,事情只是比计划的更加困难而已。(此句已经成为最新版座右铭)

SOL501:
晚上美美地吃了个土豆。“美美”的意思就是:“一边吃,一边恨得想杀人。”

任务日687:
然后是(痛苦的)击掌,接着,因为臭气,大家都站得离我要多远有多远。我们团聚了几分钟。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我坚持在这边写无聊的游记和读后感等等,以及在一些没什么好友的sns上乱写乱po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和Mark的任务日志没多大区别,也是抱着几乎没可能会被人看到的心态在自言自语。
哈哈哈,那我也要加上一句:我猜总归有一天,有人会来把它们一篇一篇看完。没准得等到100年后。

3.
另外,Mark同学。
很难分辨究竟是喜欢这个故事,还是被逗逼技术宅Mark同学煞到。自带弹幕、超爱演、超会耍赖、贱人一个,当然最戳中死穴的是他超级善于动手解决问题的属性。我就是这么一个看人修东西都能看到high的变态啊啊啊啊。没有错,读后感之一是,到底能不能嫁给工程师?

一直觉得航天界人士,尤其是宇航员,和一般科学家相比,更多一种天真的理想主义,以及绝对的冷静的乐观(是的,必须要加两个定语,且都是修饰乐观的)。你可以说这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但是讲真太稀有,从某种角度看,他们是异类。
所以无比迷人。
之前和小猪讨论神盾局Jemma在外星遇到个宇航员结果变心的时候,很肯定地表示,如果是我绝对不会。现在我要修改答案,如果碰到的是Mark,那个。。。事情可能就会有点麻烦。。。。。。

5.
不由得对作者Andy Weir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网络偷窥了一下。果然也是技术宅,而且还是我最稀饭的那种改行天才。本来是程序猿,业余写点科幻小说,《火星救援》火了之后才正式改行成为作家。
看到他从NASA脑残粉,成长为,获得邀请参观过帕萨迪纳实验室和休斯敦控制中心的人,有了一群可以谈笑风生的宇航员朋友,实在替他开心\(*T▽T*)/

因为电影上映了,国内媒体也有了不少写他的文章,这篇极客公园的我觉得写得还不错。戳→ NASA 人人必读的《火星救援》是如何诞生的?

p2272208341

p2247615078

以下讲的是电影——

1.
酷到没边。虽然书里好笑的梗和过关难度都打了折扣,但是,作为电影,竟然完全不玩虚的,看之前比较担心的,可能会加入地球召唤、心理阴影、内心救赎等等烂俗情节的惨剧也没有发生。整体调性和原著一样,单纯的解决问题,单纯的科学,单纯的酷~ 大满足!
这颗荒凉残酷的lonely planet被拍得美到不行,长途房车旅行那几幕,漫游车和太阳能板的光影,画面的色调都棒到哭!
几个Mark无聊呆滞和闲晃的镜头比干活的镜头拍得更传神。

2.
一刷看的零点场,旁边的GG也是看过书的,因为那句被省掉的最佳对话,快看!好大一对奶子!—>(.Y.),他讲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3.
当天晚上又和小猪一起去华星二刷。小猪是马特呆萌的fanboy,不时会有无法保持冷静的反应,同时也很容易睡着,于是我不时会关注一下他的生命体征,观察是不是还活跃。尽管如此,还是看出了好几处严重翻译错误,比如最不disco的歌变成最disco的,栖息舱翻成赫耳墨斯号,以及很多把笑点翻废掉的地方。就不能请书的译者来翻么!

Mark坐敞篷车升天的时候,他学铁叔飞过去最终被Captain接住的时候,竟然还是看哭了。加上看书,哭了三遍了啊,还行不行!!!

4.
求出剧。

 
Highslide for Wordpress Plugin